当前位置:首页>有色华章
我国矿产铜粗炼产能还能继续扩张吗?
河南有色金属网站 www.hnnm.cn 时间:2022-09-15 11:29 来源:

近年,我国矿产铜粗炼产能快速扩张,国内铜资源供给严重不足问题凸显,导致矿产铜粗炼企业经营对TC/RC以及副产品硫酸价格波动等极为敏感,对我国矿产铜粗炼产能是否还能继续扩张的讨论愈发受到关注。

支持我国矿产铜粗炼产能还可以继续扩张的理由主要有3个:一是2021年我国阴极铜消费量近1400万吨,而2021年实际产量约1100万吨,阴极铜年净进口量约300万吨,我国阴极铜供应依然不足。二是应充分发挥市场在技术创新和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将我国矿产铜粗炼业的发展问题交给市场去解决,通过优胜劣汰来实现产业集中度的提升和转型升级。三是铜冶炼业产值高,所带动的税收、就业等社会效益好,相关配套产业的集聚和延伸,能够极大地促进地方经济发展(但地方倾斜性政策支持似乎又有违整体市场化取向)。

支持我国矿产铜粗炼产能不能再增长的理由是:截至2021年底,我国在世界范围内持有矿产铜粗炼产能882.0万吨/年,同期在全球持有铜精矿含铜产能324.0万吨/年,以产能计我国矿产铜粗炼资源自给率仅为36.7%,而中资企业在秘鲁持有的两大主要铜矿项目Las Bambas铜矿和Toromocho铜矿合计70万吨/年铜精矿含铜产能,均因社区问题导致正常生产受到不同程度影响,实际资源保障程度更低。因而,若产能进一步增长,则资源保障形势又将面临考验。

支持对我国矿产铜粗炼产能进行压缩的声音较小,更多认为会随产业转型升级的完成而自发进行。

事实上,现阶段我国矿产铜粗炼产能不应在没有自有铜矿资源供给的前提下继续扩张,原因主要有4个:

一是我国矿产铜资源保障程度不高。截至2021年底,海外前十大铜业集团公司持有在产铜矿山共建有铜精矿含铜产能1012.4万吨/年,占世界铜精矿含铜总产能2105.0万吨/年的48.1%。同期,海外前十大铜业集团公司持有在产铜冶炼厂建有粗炼铜(除波兰铜业外,几乎全部为矿产铜粗炼)产能548万吨/年,占世界铜粗炼总产能2399.8万吨/年的22.8%。海外前十大铜业集团公司矿产铜粗炼产能原料供应可完全实现自给自足。

与海外前十大铜业集团公司不同,我国在全球范围内持有在产铜矿山铜精矿含铜产能324.0万吨/年,仅占世界铜精矿含铜总产能的15.4%;在全球范围内持有矿产铜粗炼总产能882.0万吨/年,却占世界矿产铜粗炼总产能的36.8%,与海外铜业集团公司铜资源供应及矿产铜粗炼产能结构完全相反。2021年海外前十大铜业集团公司及中国矿产铜粗炼产能结构如图1所示。

5e9e7d29-726c-4cee-a160-0a39c94e7909.png


图1 2021年海外前十大铜业集团公司及中国粗铜冶炼产能结构图

矿产铜资源保障不足,是导致我国矿产铜粗炼企业原料采购话语权不强,企业间竞争压力突出的根本原因。

二是我国铜冶炼业盈利能力不强。2021年我国铜冶炼业营收利润率仅约2.4%,却依然为近年最好水平。而同期,海外前十大铜业集团公司铜业务板块实体产业经营共实现营业收入8565.0亿元(1327.7亿美元),实现营业利润3011.0亿元(466.7亿美元),营收利润率35.2%。其中,英美资源、墨西哥集团铜板块实现营收利润率超过50%。

2021年,我国铜采选及冶炼业累计实现营业收入约9400亿元,与海外前十大铜业集团铜板块营收规模相当,但实现利润仅为其总利润的13.5%。2021年海外主要铜业集团公司与中国铜冶炼业营收利润率情况如图2所示。

d4fd5758-6c69-4d16-ad40-dea28c6cda7e.png 图2 2021年海外主要铜业集团与中国铜冶炼业营收利润率对比图

近年,世界铜精矿供应进入新一轮增长周期。截至2021年底,世界铜精矿含铜总产能2105.0万吨/年,较2020年底增长118.9万吨/年。新增项目中,包括刚果(金)卡莫阿-卡库拉铜矿、塞尔维亚丘卡卢-佩吉铜金矿、中国玉龙铜矿和巨龙铜矿,以及自由港(Freeport-McMoRan)运营的印度尼西亚Grasberg铜金矿等。2022年和2023年,世界铜精矿含铜产能预计分别再新增87.4万吨/年和131.9万吨/年。

在此背景下,我国矿产铜粗炼产能若能够保持不再增长,则国内铜精矿供应及冶炼企业经营形势有望改善。但若进一步增长,除在建产能146.0万吨/年外,拟建改扩建产能158.0万吨/年建成,则我国铜冶炼企业原料采购压力大、盈利能力不足的局面依然无法改观。

三是我国工业制成品出口对铜消费的带动作用不容忽视。2021我国货物累计出口额21.7万亿元,累计进口额17.4万亿元,贸易顺差4.4万亿元。其中,机电产品累计出口额12.8万亿元,累计进口额7.4万亿元,贸易顺差5.5万亿元。2021年我国货物进出口贸易结构如图3所示。

8f601ddf-57e7-4894-b8b0-2e75644f13e4.png 图3 2021年我国货物进出口贸易结构图

主要商品进出口结构上,2021年我国主要进口商品总额8.1万亿元,以初级原材料为主,占中国进口商品总额的46.6%。其中,含铜商品未锻轧铜及铜材、集成电路、汽车(包括底盘)进口总额3.5万亿元。2021年我国主要商品进口结构如图4所示。

85b61f8d-1058-49ee-b4dd-2268ec2179e8.png

 

图4 2021年我国主要商品进口结构图

2021年我国主要出口商品总额8.6万亿元,以终端消费产品为主,占中国出口商品总额的39.6%。其中,零部件或制成品含铜商品集成电路、自动数据处理设备及其零部件、手机、汽车(包括底盘)、家具及其零件、玩具等出口总额6.2万亿元。2021年我国主要商品出口结构如图5所示。

9ba53f0f-4e62-4911-9c6d-3abe7f0b9ec6.png 

图5 2021年我国主要商品出口结构图

从主要商品进出口结构上看,进口原材料以生产机电、消费电子、日用五金等整机及零配件复出口是我国进出口贸易活动的特点之一。在此贸易结构下,虽然我国铜初级加工材消费以国内为主,但由于铜在电气、材料等领域的广泛应用,铜终端加工材随消费电子、白色家电、机械装备、日用五金等工业制成品出口量,对我国阴极铜消费的带动作用不容忽视。我国现有阴极铜产能规模足以满足保障内循环稳定与安全的需要。

未来,若全球制造业工厂及产业链向东南亚转移,则支撑我国现有阴极铜消费量占世界总消费量54.8%的外部基础必将削弱。届时,若现有矿产铜粗炼在建及拟建产能全部建成,则我国阴极铜冶炼总产能规模将达到1583万吨/年,超过我国阴极铜消费预测峰值1500万吨/年,以发展的眼光看,我国铜冶炼产能过剩问题也将愈发显现。

四是我国是国际铜业巨头的重要但非首要市场。初步测算,2021年海外前十大铜业集团公司铜板块实体产业在我国累计实现营业收入2083.2亿元(323亿美元),占十大集团公司铜板块实体产业总营收的24.3%;占2021年我国铜精矿、阳极铜、阴极铜累计进口总金额的32.5%。

10家集团公司中,澳大利亚、智利等资源输出国所属公司必和必拓、力拓、智利国家铜业集团和全球知名贸易集团嘉能可在我国实现营收占比较高,其余海外铜业集团公司主要以保障本国及本地区铜工业稳健运行为主。其中,自由港集团含铜产品的生产和销售满足了美国阴极铜消费总需求的1/3。我国是国际铜业巨头的重要但非首要市场。2021年海外前十大铜业集团公司铜板块实体产业在我国实现总营收结构如图6所示。

3186d4d8-648e-4152-85e8-7b0cdc7fd475.png 图6 海外前十大铜业集团铜板块实体产业在我国累计实现营收结构图

我国铜冶炼业作为保障国民经济建设中所需重要基础性原材料工业之一,也应增强大局意识和全局观念,坚持多算大账政治账综合账,担当起建设有色金属工业强国的历史责任。

综上,从资源供给、产业经营、需求形势及企业责任等角度看,我国矿产铜粗炼产能不应再在没有自有铜矿资源供给的前提下继续扩张;行业企业应将未来发展战略转换至通过外循环保障铜资源供应链安全,以提升我国铜产业链内循环稳定和质量上来;持续地扩张产能,既不符合绿色低碳发展的要求,也不适应我国经济高质量转型发展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