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有色华章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会长葛红林:提升铜产业的五大能力
河南有色金属网站 www.hnnm.cn 时间:2023-10-11 09:45 来源:

        今年以来,面对复杂严峻的国际环境和艰巨繁重的国内改革发展稳定任务,我国铜产业认真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对有色金属行业的系列重要指示批示,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稳经济增长的决策部署,狠抓新兴产业发展机遇,积极应对出口下降、传统行业需求放缓,成本上升、价格下跌等因素对产业运行的影响,整体呈现平稳向好的发展态势。1—7月份精炼铜产量732.3万吨,同比增长12.6%;实现营收1.46万亿元,实现利润332.8亿元,分别同比增长8%和3.5%;进口铜精矿达1541万吨,进口额345.8亿美元,分别同比增长7.4%和2.0%,出口铜加工材39.6万吨,出口额39.4亿美元,分别同比下降6.54%和17.25%;在全球消费疲软、副产品硫酸价格大幅回落的背景下,铜产业实现如此成绩难能可贵。

  我囯铜产业要在过去十年辉煌发展的基础上,更加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守正创新,再接再厉,不断开创铜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新格局。

  一、我国铜产业的十年辉煌发展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铜矿采选、冶炼、铜材深加工、再生铜回收利用、稀贵稀散金属综合回收等体系更加完善,产业链供应链更加完整和更有韧性,产品质量不断提升、产业规模持续扩大,取得了一系列高质量发展成果,可以说是,十年历程,十年辉煌。

  (一)铜产业的第一大国地位更加巩固

  2022年,国内铜表观消费量达到1438万吨,较2012年增长60.7%;精炼铜产量1106万吨,较2012年增长90%;铜加工材产量2025万吨,较2012年增长75.5%。2022年,我国精铜消费量、精铜产量和铜加工材产量占全球比例分别为54.2%、41.8%和55.0%,产消规模已连续十六年稳居世界第一。

  更加可喜的是,伴随自中国铜产业的发展,涌现出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企业,如紫金矿业铜矿资源储量和矿产量已经进入国际铜矿资源开发企业主要梯队,今年矿产铜产量有望突破100万吨。江西铜业、铜陵有色集团、中国铜业、海亮股份、博威合金等在铜冶炼、铜板带、紫铜管、铜合金新材料等铜材细分领域名列行业前茅。

  (二)铜产业的转型升级成效显著

  一是关键技术不断攻克。我国铜产业链完整,铜产品品种齐全,加工产品保障能力不断提高。尤其是产业链下游的铜加工产品已经能够满足国内终端行业的绝大部分需求,其铜基新材料产品为神舟十三号载人飞行等国家诸多重大工程提供有力支撑,“卡脖子”问题呈现被不断攻克的趋势。

  二是产业集中度不断提升。我国骨干铜企业通过海外和囯内的并购、重点项目开发和扩建等方式,不断提升产业集中度,其中前十家企业铜精矿产量占全国总量比例从2012年的不到50%提升到62%,同期精铜产量集中度从78%提升至80%。

  三是产业布局持续优化。铜资源开发方面,西藏、新疆等西部地区成为国内铜矿主产地,靠近港口和边境口岸的沿海和内蒙古自治区,凭借区位优势,成为近年来铜冶炼产能布局的主要区域;围绕终端消费和能源优势,长三角和珠三角成为国内最大的铜加工生产基地,具备能源成本优势的部分西部省份,已成为电解铜箔布局的重要地区。

  (三)国际产能合作成效斐然

  铜产业企业积极践行“一带一路”倡议,参与国际矿业开发和深度合作,截至2022年底,中企在刚果(金)、秘鲁、赞比亚、塞尔维亚、缅甸等国拥有权益铜资源量超过1.5亿吨,形成铜矿年产能超过280万吨、铜火法冶炼产能48万吨,其中权益铜资源量和铜矿产能与产量均已超过国内总量,国内和国际权益矿自给率达到51.6%。紫金矿业、中国五矿集团、中国有色集团、中国铜业、洛阳钼业等企业已成为我国铜工业“走出去”的排头兵。同时骨干企业积极在国际市场开展精矿、粗铜、再生铜等原料进口贸易,有效提升了我国铜产业链供应链的保障能力和发展韧性。

  (四)绿色低碳发展成效显著

  一是绿色发展成为高度自觉。过去十年,绿色发展已经成为铜行业秉持的重要理念。2022年我国再生铜产量达到375万吨,占精铜总产量接近34%,其中直接利用达到51%;截至2022年,进入国家级绿色矿山名录的铜矿山达39家,占有色金属国家级绿色矿山的24%;进入国家级绿色工厂名单的铜企业30余家,骨干企业进本都进入了省级绿色制造体系名录。

  二是技术能耗指标显著进步。其中2022年铜选矿回收率86.97%、较2012年提高2.1个百分点;铜冶炼总回收率达到98.75%,较2012年提高1.02个百分点,铜冶炼综合能耗205千克标煤/吨铜,较2012年下降50%;铜加工材综合成品率达到82.73%,较2012年提升12个百分点。

  三是环保治理领先国际标准。铜冶炼企业的硫捕集率平均在99.6%以上,SO2全部达标排放,达到特别排放限值的生产线不断增加,东部省份及重要生态流域的铜冶炼企业实现超低排放;骨干铜矿山尾矿膏体充填得到普及,行业生产废水实现零排放。

  四是综合利用水平不断提升。铜产业链各个环节的综合利用水平得到不断提升,选矿环节钼的回收量已经占到国内钼矿总供应量的20%;除了硫酸以外,冶炼环节综合回收金、银、铂、钯、硒、碲、砷、铼等众多稀贵和稀散金属;固废方面,已构建了冶炼渣选铜—尾渣选铁—余渣生产建材的梯级利用模式,实现了冶炼渣全部资源化。

  (五)创新引领工艺技术和装备再上新台阶

  十年来,我国铜工业各环节工艺技术及装备均取得了巨大进步。低品位资源高效利用和尾砂充填利用技术进展显著;国产大型磨矿机和浮选槽得到推广应用;闪速吹炼、多枪顶吹和氧气底吹等连续吹炼工艺成为新建和改扩建项目的首选,铜冶炼工艺技术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制冷铜管水平连铸-行星轧制和内螺纹高速成型等工艺装备全球领先并实现出口,电解铜箔的核心装备阴极辊实现了大型化和国产化。在装备大型化、数字化和智能化建设方面,实现了持续创新和突破。

  二、我国铜产业的老问题和新挑战

  在回顾十年来我国铜产业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我们也要清醒认识到,铜产业依然存在不少堵点痛点,既有老问题,又有新挑战,必须积极应对和加快化解。

  (一)对外依存度持续升高,海外资源开发风险不断抬升

  一是国内原料保障不足。由于囯内需求,加之铜冶炼产能的不断增长,国内的铜精矿对外依存度从2012年的60%提高至2022年的77%,预计未来几年铜精矿对外依存度还将进一步提升。

  二是由于全球铜资源分布十分不均,我国铜原料进口与中企海外开发布局相对集中于南美和非洲等少数地区。

  三是海外资源开发风险不断抬升。近年来主要铜资源国在矿业税和产业链延伸发展等方面提出了更高要求,铜资源开发和铜原料出口受到越来越多的限制,海外资源开发风险不断抬升。

  (二)速度情结导致供需错配产能过剩

  最为冲动的是中间冶炼环节产能发展过快,冶炼产能过剩。目前国内在建和拟建铜冶炼产能规模远超历次扩产高峰;最为突出的是电解铜箔的竞相投资,2023年国内在建产能超过百万吨,虽然有效保障了我国在新能源领域的领先地位,但电解铜箔行业的经营环境由此发生了重大转变,2022年以来,电解铜箔的产能利用率和加工费已经出现了大幅下滑,部分企业甚至已经出现亏损,1—7月份,铜加工材销售利润率仅为0.72%。

  (三)缺乏国际化大型矿业公司

  我国是全球最大的铜冶炼产品和加工产品生产国,铜产业规模高居全球首位。但在国际市场铜矿资源开发领域布局较晚,获取的铜资源量有限,除了紫金矿业迈入全球铜矿公司第一梯队以外,其他骨干铜企业尚有不小差距。本世纪以来,铜产业价值链长期集中于铜矿开发环节,下游铜冶炼和铜加工利润微薄,而我国铜企业多集中于铜冶炼和加工环节,未占据铜价值链的核心环节,总体盈利能力偏低。

  三、聚焦提升铜产业高质量发展能力

  当前,我国经济运行面临新的困难挑战,主要是国内需求不足,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经济恢复呈现是波浪式的发展,但是我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经济发展仍然具有良好支撑基础和许多有利条件。作为全球最大的制造业体量和巨大的人口基数使得我国对铜的消费量还将持续处于高位,特别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给铜产业带来巨大的发展机遇和潜力,既对铜资源供给提出了更高的保障要求,也对铜产品提出了更高的品质要求,铜产业必须加快高质量发展步伐,交出让国家放心和满意的答卷。

  (一)聚焦提升补短板能力,夯实资源保障基础

  在我囯,铜与其它战略性矿产资源不同的是,它是我国对外依存度极高的短缺矿产资源,其产业链供应链韧性和安全,直接关系到我国经济发展的安全与稳定。铜产业加快补齐保供短板,提升战略供应保障能力。

  一要突破铜矿产资源的常规技术及资源的认知,充分运用特殊环境下的金属矿产探测技术,攻克矿山深边部找矿的急需解决问题,实现资源精细勘查。

  二要不断加大国内资源勘查和现有矿山深边部找矿的科技力量和资金投入,紧紧围绕国家“新一轮找矿突破战略行动”,形成勘探一批,储备一批,开采一批的可持续发展的囯内铜矿产资源,切实提升自给能力。

  三要强化铜矿产资源的国际合作和交流,建立海外铜矿产资源的供应的稳定国别和地区,实现多种形式的资源的全球配置,保障资源的供给安全。

  四要加强囯内外再生铜资源综合回收利用,完善回收体系和税收体系,提升循环利用水平。总之,要充分利用和统筹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不断提升铜供应链的韧性和安全保障能力。

  (二)聚焦提升自我修复能力,加快铜产业健康发展

  今年年初,国家发改委发行了铜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今年8月份,7部委联合出台了《有色金属行业稳增长工作方案》,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也按照要求做了工作的实施方案,推进政策落地同产业。铜产业企业一定要抓住契机,自我革新,自我修复,加快高质量发展步伐。

  一是对标世界一流企业,对表国内先进企业,继续提升铜产业集中度,引领骨干企业成为科技创新的中坚力量和产业链链长,全面做强我囯铜产业。

  二是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速度情结”“换挡焦虑”中摆脱出来,从粗放的发展方式中摆脱出来,特别是铜冶炼领域,应充分借鉴电解铝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政府有为、行企配合、社会监督的市场化、法制化成功经验,严控铜冶炼产能的竟相扩张,盲目竞争,做到与囯家的要求相向而行。

  三是营造先进的行业风气。行业风气也是先进生产力,对外,铜产业要不断作出社会新贡献,成为社会发展的新动能,不能成为社会诟病。对内,要不断增强行业自律意识和责任感,共同维护行业的良性发展,不能成为恶性竞争的领地。我们要弘扬行业正能量,加强舆论引导,宣传先进典型,曝光不良行为,共同营造先进的行业风气。

  (三)聚焦提升产业耦合能力,构建绿色循环生态圈

  铜产业要深刻领会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的加快推动产业结构调整优化,推进各类资源节约集约利用精神,落实《关于有色金属行业碳达峰实施方案的通知》要求。一要积极主动推动有关部门提高行业准入标准,各骨干企业要制定碳达峰路径,梳理及推广成熟的节能降碳技术,加快全产业链数字化转型,鼓励发展分布式光伏+储能,消纳绿色可再生能源,按期实现碳达峰;二要加快原生矿铜与再生铜协调发展、铜与铅锌冶炼渣和烟灰等协同处置、铜冶炼与硫磷化工、建材互补发展,实现跨品种、跨产业耦合,实现资源能源梯级综合利用,构建绿色低碳循环生态产业发展模式。

  (四)聚焦提升创新驱动能力,增创铜产业发展新动能

  要发挥企业家作用,壮大善于创新、勇于担当企业家群体,鼓励和支持企业家领衔承担国家重大创新任务工程,提高对创新资源的战略统筹能力,成为创新发展的探索者、组织者、引领者。要加快先进适用技术研发和推广应用要求,围绕碳达峰、资源高效利用、绿色低碳工艺、全产业链降本增效,开展技术创新和科技合作,将铜行业高质量发展推上新台阶。积极以数字化、智能化技术提高生产运营中能源和资源利用效率,整体能效水平明显提升。围绕新能源汽车、可再生能源发电、新一代信息技术、航空航天、节能降碳等领域,持续加强铜基新材料的科创研发,不断满足下游产业对铜材的需求。

  (五)聚焦提升稀有金属开发能力,实现资源利用最大化

  最近,我国决定对金属镓实行出口管制,引起了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强烈反响。金属镓是生产氧化铝的副产品,金属镓97%来自氧化铝母液,只有约3%来自于铅锌冶炼的综合回收利用。全球镓资源及生产主要集中在广西、贵州、山西、河南等氧化铝生产的传统大省,特别是近年来,我国的高钝镓提炼技术已达到全球领先水平,有力支撑了新一代电子信息新兴产业的发展。从一个侧面表明,战略新兴产业的发展摆脱不了传统产业,必须和传统产业互动。众所周知,在铜冶炼的过程中,伴随着铼、硒、铋、锑等其稀有金属的提炼机会,虽然过去我们做了大量工作,但距离国家的战略要求、新兴产业的需求、仍需加倍努力。要充分发挥我国作为世界第一大铜冶炼产能国家的的规模、技术、装备等优势,加大技术改造和设备投入,赢得稀有金属资源的最大化获取和价值的最大化实现。在上述过程中,国家有关部门要给予更多的财税激励和收储增量支持,下游利用企业应跳出传统的供需理念,与供方建立超常规的合作关系,实现互利共赢和风险共担,包括加大供需一体的商业收储。


0.27417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