验证码:

内容

高质量发展中的中国铅锌工业
时间:2019-11-05 11:29    来源:    点击:

近年来,我国铅锌工业稳中求进,产消基本平稳,产业结构逐步优化,科技创新取得进展,产业链和国际合作不断深入,市场竞争力有所增强。行业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取得进展,涌现出豫光金铅、株冶集团、驰宏锌锗、中金岭南、河池南方、云锡文山锌铟等成功转移转型的高端绿色智能制造铅锌基地。行业抗风险能力有所增强,冶炼企业经济效益有所改善。虽然,今年铅锌国内现货均价同比下跌了约13%,规模以上铅锌企业1~8月实现利润同比下降了20%,但占有色行业利润维持在12%的正常水平。铅锌冶炼企业利润同比增长119%,已逐步走出低谷。

中国铅锌工业运行现状

目前中国铅锌工业呈现4个特点:一是产量仍有增长,铅生产结构调整,锌恢复性增产;二是采选冶炼利润结构修复;三是消费平台初现,原有消费增长动力不足,且面临替代压力;四是持续高速发展缺乏支撑,产业转型升级、走高质量发展道路意愿迫切。

产量方面,铅精矿产量同比下降,但降幅收窄;再生铅产量占比有所降低。行业环保升级改造基本完成,对原生铅的生产影响基本消纳。再生铅产能受政策影响增长较快,产量同比增长,但整体开工率不足。1~8月,中国铅精矿累计产量75万吨金属量,同比下降3%。1~8月,中国精炼铅累计产量396万吨,同比增长18.8%,其中矿产铅同比增长18.2%。1~8月,中国再生铅累计产量150.8万吨,同比增长19.8%。三季度再生铅产量增速较快,但全年再生铅占精铅产量比例呈现下降趋势。锌精矿产量同比降幅收窄,精锌累计产量同比由负转正。在当前锌精矿加工费处于近年高位运行的情况下,锌冶炼开工率提升,精锌产量同比增长。再生锌产业布局及相关配套标准、政策逐步完善,使得再生锌产能、产量稳步增长。1~8月,中国锌精矿累计产量196.8万吨,同比下降3.1%。1~8月,中国精炼锌累计产量403.4万吨,同比增长8.2%。

铅锌工业在有色金属工业中的占比较大,但产业内采选、冶炼盈利能力不同,实现利润占比与产量占比不匹配,冶炼经营压力较大。2018年,我国六种精矿产量595.3万吨,其中铅精矿产量133.1万吨,锌精矿产量284.0万吨,铅锌精矿合计产量占六种有色金属精矿产量的70%;铅锌采选实现利润192.9亿元,占有色金属采选实现总利润的59%。十种有色金属产量5687.9万吨,其中铅511.3万吨,锌568.1万吨,铅锌金属合计产量占十种有色金属产量的19%;铅锌冶炼实现利润20.9亿元,占有色冶炼实现总利润的4%。从历史数据上看,铅锌采选、冶炼实现利润比例约为2∶1。2017年,铅锌冶炼环节实现利润占铅锌工业实现总利润的33%,位于正常水平。2018年,全球锌精矿供应紧张,锌精矿加工费处于近年低位,铅锌冶炼经营压力增大,实现利润大幅下降,全年铅锌冶炼实现利润占铅锌工业实现总利润的比例仅为10%。2019年,锌精矿供应宽松,带动锌精矿加工费高位运行,铅锌冶炼实现利润得到明显改善。1~8月,铅锌冶炼实现利润41.5亿元,同比增长119.2%,占铅锌工业实现总利润的38.7%,位于近年较好水平。铅锌采选受价格下行影响,实现利润65.8亿元,同比下降42.8%。

目前,我国铅消费平台初现。占中国铅消费总量86%的铅酸蓄电池消费,正面临锂离子电池等新能源电池在汽车、电动自行车、通讯基站等传统消费领域的替代压力。此外,由于铅优良的可循环再生性,随着精铅累计消费量的不断增长,再生铅金属产量占比呈上升趋势,对原生铅消费增长形成冲击。虽然,铅消费面临来自产业外的新能源产业、产业内的再生铅产业双重替代压力,但替代效应充分显现还需要时间。1~8月,中国铅酸蓄电池累计产量1.29亿千伏安时,同比增长4.5%,初级消费略有增长;汽车累计产量1592.4万辆,同比下降12.5%,汽车领域铅消费动力不足。受2019年补贴大幅退坡影响,新能源汽车连续3个月产销量下降,9月产销分别完成8.9万辆和8万辆,同比分别下滑29.9%和34.2%。虽然1~9月新能源汽车累计产销量分别为88.8万辆和87.2万辆,同比增长20.9%和20.8%,但私人用户购买并未成为主流,能否完成2019年160万辆的销售计划有待考量。目前,新能源汽车产量占汽车总产量的比例仍不足6%。电动自行车消费领域,随着4月15日《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的实施,2021年12月31日起,超标电动自行车将不能上路行驶。2019~2021年过渡期间,各省市也实行了相应的管理政策。从未来趋势上看,锂离子电动自行车占比将逐步提高。2013~2018年5年间,锂电电动自行车占比由6.7%上升至11.4%,2019年这一比例或将进一步提高。但从政策执行区域上看,一、二线城市执行力度大于三、四线城市。锌消费增速呈现放缓趋势。锌主要用于镀锌、压铸锌合金、氧化锌等领域。其镀锌防腐特性,使得其与建筑、汽车、家用电器等领域关联密切。目前,中国经济处于由高速发展阶段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转变的关键时期,基建、房地产以及与房地产密切相关的汽车、白色家电消费表现整体动力不足,中国锌消费乏力是行业面临的一大问题。

我国铅锌金属产消量连续多年稳居全球首位。2018年,世界精炼铅消费量1173.4万吨,中国精铅消费量497.4万吨,占全球总量的42.4%;中国精铅产量482.5万吨,世界占比41.5%;中国铅精矿产量207.8万吨,世界占比44.6%。2018年,世界精炼锌消费量1366.3万吨,中国锌消费量 649.0万吨,世界占比47.5%;中国锌产量573万吨,世界占比43.2%;中国锌精矿产量442万吨,世界占比 34.3%。从产消占比结构比例上看,中国锌精矿需求迫切程度高于铅精矿,因而锌精矿供应趋势对中国铅锌冶炼盈利产生较大影响。另外,近年世界铅锌金属消费主要受到中国铅锌消费快速增长的带动,中国铅锌产业的快速发展也是依托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在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环境下,随着需求的疲软,铅锌产业持续高速发展缺乏有力支撑,产业转型升级压力不断增大。

中国铅锌工业发展外部环境

环保是保证民族永续发展的根本大计,随着法律、法规及相关政策不断完善,行业环保要求不断提高。环境保护已成为铅锌产业发展的生命线。2018年4月,生态环境部下发《关于加强涉重金属行业污染防控的意见》(环土壤【2018】22号),提出2020年重金属污染物排放总量比2013年下降10%;“2+26”城市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长江经济带清废行动,汾渭平原环境治理行动等内容,使得重金属污染防治任务加强,环保重点地区不断扩大。上述相关法规对铅锌行业影响较为广泛,初步统计政策涉及省份的铅冶炼产能占比高达90%,锌冶炼产能占比高达65%,长江流域涉及再生铅冶炼产能占比达80%。当前,我国已将生态文明建设写入宪法;党的十九大报告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作为三大攻坚目标;工信部印发《绿色制造标准体系建设指南》、发改委印发《绿色产业指导目录(2019年版)》,绿色发展、高效节能,已经成为中国工业、制造业的发展前提。铅锌工业作为中国有色金属工业重要组成部分,仍存在产业集中度相对较低、产能布局分散、重金属污染防治压力大等问题。因而,当前环保标准的不断提升,既是对我国铅锌工业的挑战,也是铅锌行业企业抓住转型升级机遇,提升行业竞争力的契机。

2003~2010年间,伴随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中国铅锌工业采选与冶炼投资保持同步高速增长趋势。2011年以后,中国铅锌工业发挥自身铅锌资源储量位居世界第二位、铅锌资源保障能力强、市场需求强的特点,铅锌采选投资增速保持高于铅锌冶炼投资增速趋势,对于保障中国铅锌资源合理的资源自给率,合理利用国内、国外两个市场发挥了重要作用。2016~2018年,铅锌采选、冶炼固定资产投资均持续下降,造成下降的内因有所不同。2018年,我国铅锌采选完成投资237.5亿元,同比下降2.7%;铅锌冶炼完成投资144.4亿元,同比下降20.9%。铅锌采选投资下降,除与2015年国家开展环境整治行动以来,不合规矿山陆续关停有关外,也与全球矿业低迷、我国矿业勘查开发投入进入低谷有关。铅锌冶炼投资下降,则与企业自身新建产能意愿不强有关。铅锌工业经历近20年的发展,产能配置已经饱和,而随着铅锌消费逐渐进入平台期,企业已充分认识到规模的增长,不再能够带来效益,因而冶炼投资不再集中在新增产能,而是向资源综合利用、危险废弃物无害化处置等领域延伸。

我国铅锌产业管理进入日趋规范的阶段。自2007年《铅锌行业准入条件》公告,到《铅锌行业规范条件(2015)》的发布,10余年间,铅锌行业共有5座矿山、13家铅冶炼、14家锌冶炼成为规范企业,实现规范铅冶炼产能占比39%,规范锌冶炼产能占比35%;规范企业的示范引领效果,对促进铅锌工业技术进步、装备提升起到了良好的示范效应,行业企业集中度正在稳步提升。铅锌采选规模以上企业数量,已由2015年的491家下降至2019年的328家,铅锌冶炼规模以上企业数量由2015年的365家下降至2019年的267家。为进一步巩固铅锌工业转型发展成果,鼓励铅锌工业高质量发展,工信部于2019年组织行业协会对《铅锌行业规范条件(2015)》进行新一轮修订。此次修订不再区分新、老企业,所有规范企业均需按照统一标准,进行申报;规范涉及相关指标有所提升,且对危废处置、资源综合循环利用等提出新的要求。

行业规范管理的其他方面,《铅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公开征求意见指出,2025年底,铅蓄电池规范回收率要达到60%以上;危废、固废、二次物料规范管理也同样得到了重视,《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危险废物转移联单管理办法》《锌冶炼用氧化锌富集物》标准、湿法炼锌渣的无害化处理等相关法规相继出台,对铅锌行业高质量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中国铅锌工业高质量发展道路

提质才能增效,做好自身的工作,提升综合实力,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途径。规模优势的减弱,叠加环保、人力、物流等铅锌行业运行成本的刚性上升,使得企业更加重视资源的综合回收、尾渣的综合利用,通过切实的挖潜增效,实现企业的稳健经营。豫光金铅、中国五矿集团、河池南方等企业,通过打造铜、铅、锌联合冶炼体系,实现不同系统间有价金属的高效回收,提升盈利能力。中金岭南、祥云飞龙、鑫联环保等企业,通过延伸产业链,集中处置二次物料,在保障产业绿色环保发展的前提下,盘活二次资源的经济价值。云锡文山锌铟新建的国内首条、世界第二条“二氧化硫还原浸出-赤铁矿除铁炼锌工艺”取得良好效益,该工艺不但能够提高铟的回收率,还能实现铁渣的减量化和资源化,企业盈利、竞争能力得到有力提升。优秀的铅锌企业正在向更好的方向发展,落后的企业将被逐渐淘汰,这也是铅锌工业高质量发展过程中,不断向好发展的信号。

再生产业有序健康发展。我国再生铅产业发展迅速,受《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政策影响,铅酸蓄电池企业通过新建再生铅厂、并购再生铅生产企业、同再生铅企业展开合作等多种途径,积极布局再生铅产业。初步统计,我国废旧铅酸蓄电池拆解产能已经超过1000万吨。再生铅产能的快速扩张,对产业发展有积极影响,但也要防范产能过剩风险。目前,废旧铅酸蓄电池循环回收渠道还处于建设、完善期;现有原生铅冶炼厂,在其工艺流转过程中,也可以充分利用铅膏等再生铅资源。因此,原生铅与再生铅企业之间若未能形成有效协同,则将加剧铅产业的内部竞争。从未来发展趋势上看,原生铅企业具有装备、技术、环保等优势,再生铅企业与铅酸蓄电池企业的深度合作,则赋予其废旧铅酸蓄电池回收、循环渠道优势,因而原生铅企业与再生铅企业的深度合作,将使两者形成优势互补,才能实现铅产业的高质量发展。再生锌产业的发展,与钢铁行业发展息息相关。高炉瓦斯灰、电葫芦烟尘等含锌二次物料的有效利用,不但发挥了再生锌产业的技术、装备优势,也有效地解决了钢铁行业污染物处置等问题,实现了资源的循环再生,也实现了有色与钢铁行业的融合发展。

加强产业融合是推进高质量发展的另一重要途径。上下游产业间的融合,正在稳步推进:矿山与冶炼的融合,原生与再生的融合,钢铁与有色的融合,企业与院所的融合等,是目前铅锌行业的发展趋势。政府与企业间的融合,也是疏通政府管理渠道,解决企业实际诉求,共同维护国家有色金属产业稳定、高效发展的重要路径之一。《铅锌行业规范条件(2015)》修订充分听取企业意见;企业积极配合政府监管,根据行业实际,配合制定《锌冶炼用氧化锌富集物》标准,以完善产业管理链条,进而合规、合法开展经营活动。企业与企业间的融合,除了可以通过对标、协作,切实促进两家企业互通有无,共谋发展;也可以通过并购、重组等方式,实现现有产业的高效整合。中金岭南并购澳大利亚佩利亚铅锌矿,中国铜业收购云冶集团等动作,切实提高了我国铅锌行业国际影响力,从而使我国铅锌企业能够以更高的姿态,参与国际竞争,更好地实现我国铅锌产业高质量发展战略。

当前,我国铅锌工业正处于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时期,铅锌行业企业也将以自身的实际行动,践行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在保障我国铅锌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同时,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贡献自己的力量。

(马骏)

河南有色金属网 版权所有 ICP备案: 豫ICP备11005807号-1

咨询电话:0371-63682351 技术支持:www.hnnm.cn

服务热线:0371-63682351 传真:0371 - 63682351